Hipoooh-

恋爱的时候就想要被征服应该是真的吧。昨天小戴很晚回来,我已经困的话都说不清楚,他像逗一只猫咪一样逗了我很久,说这说那的一些玩笑话。
我说,懒得跟你说话了,我要睡觉。
他:“好不容易下班见到你,想陪你多玩一会。”
这种时候就把什么物化女性放在了一边,想对他拼命的摇尾巴,蹭蹭他暖和的脸。

Lawrence Anyways,我们多兰的又一天才之作。关于流动的性别和爱情。

不想玩微博了。最近想当一只水母,与时间隔绝。